桌上的閒雲野鶴,陶藝家陳迦恩和「白花花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商業也許一把刀,但藝術個廚師,我們用每一把刀就能取得之間的平衡,創造美味藝術品,讓每個人享用心靈上的餐宴”

今年初,在好友的牽引下拜訪了久仰的陶藝家--陳迦恩位於三義的工作室。經過一段蜿蜒的山中小徑,抵達環境清幽,門前種滿花草的「白花花」工作室。

 

室內是木造的,有一種泥土的味道。藝術家綁馬尾,穿著簡樸素雅,聲線溫暖,眼神中帶著慧黠和未泯童心。陳迦恩非常熱忱的準備了台中梧棲特產的鹹蛋糕,放在她親手製作的粉色點心盤上,泡上一壺好茶,豐富的視覺饗宴,讓軟綿綿的鹹蛋糕更加美味。陳迦恩說這是他們從小吃到大的口味。或許可以用鹹蛋糕來形容迦恩的創作--入口即化,簡單的原料卻有著層層疊疊的滋味和口感;充滿手的溫度、精巧中有質樸。

 

陳迦恩的作品如此能夠讓人產生情感,或許和藝術家本身與大自然的連結有關。選擇在三義開設工作室,也是因為嚮往大自然深邃的寧靜。「剛好父親也喜愛大自然,他在苗栗的三義開了一間畫廊,因地緣關係,我選擇在附近(苑裡鎮蕉埔里)當工作室」。

何時愛上陶藝創作的呢?陳迦恩說:「在一次的陶藝店裡,偶然看見一個陶土做的茶碗,很自然的就想把它捧在手心,但你不知道他的吸引力來自哪裏,你就會一直想去摸他、看他。似乎能感受到它(土)的存在跟你好像有種很深的親密關係,你深深的被它吸引,甚至想要去了解它。

 

我確切地被陳迦恩的作品迷住是她的「遊歷山水的樂趣」系列。在此之前我已經常在IG上欣賞她的創作。這批以芥子園畫譜為發想的創作,延續她慣有的器皿形狀,有機天然的弧度,靜謐到歡騰的色彩光譜--正紅、藕粉、青綠,賦予各個器皿不同的溫度與氣息,是用品也是藝術。

陳迦恩:「在一次的舊書店裡看見一本芥子園畫譜,把它買回家放著,簡單的幾個線條裡卻能感受到大自然的呼喚。我開始慢慢嘗試臨摹,線條在虛實間構成了當下,遊走在山林間,那股明靜的寧光,樹與樹之間,天與地之間,綠意萌發,醉入了仙氣,心曠神怡,遊走在山水間,他帶你進入寧靜的喜悅,鮮明的游歷每個情境與造物。畫面有些趣味的地方,將戶外擺上室內的物件(椅子、書架、花架),刻意混淆常人對室內與戶外的分割。這條分割的線在畫面上是無形的,從有化無,對自我內在與外在分別的一種觀照,開啟視野與心的廣闊度。」

 

另一個系列「墨然-跡象」,是陳迦恩創作的開端。 視覺上,「將感受轉向內在的觀看,單純只有線條。運用筆、海綿等器具潑灑或手繪,每一筆的運和氣相互相承,對內我的觀照去做調整,了解自我在意識上和自然之間的微妙變化,層層疊疊,由然而生的默語。在創作時沒有草稿沒有任何的預想,著重在整個創作的過程。」

享用完點心和閒話家常,陳迦恩向我們一一解說工作室的各個角落和器具用途。在挑高的工作室,通往二樓的樓梯中有一個小區域是用來打坐和喝茶的角落,藝術家引領我們到這個私密的空間中喝茶。

「我和房東要求,要在這裡打一個挑高的窗,就是這片荒草吸引了我。」陳迦恩笑說。

 

「創作時會先讓自己靜下來,兩年前生了一場病後,我開始有打坐的習慣,當自己真正的靜下來,靈感會自然湧現。」

 

陳迦恩平時在工作室時就習慣為空間點上蠟燭,點上香,坐下喝杯自己泡的茶。「這個空間像是每天必須去面對的。而音樂是形影不離的習慣,音樂能讓我進入內心無聲的世界,像是Minisol、Olafur Arnalds 、Broove、Angus MacRae、Deva Prmal …。」

言行舉止詩意且充滿藝術家氣息的陳迦恩,對於「白花花」名稱的由來以及品牌經營的理念,卻有非常精準及獨到的個人見解。

 

「白花花」,是來自大自然和內心的形象,「花花二字的重複,如同自然界的定律,花開花落,象徵一個完整生命的樣貌。除了字面上的意思,還有讀起來的結奏感。花花最後一個 “花” 字的音是上仰的空音,訴說生命面對自己純粹的綻放與盛開,直到最終的消逝,那蒸發後的雲煙,化作渺渺的空音還存在著。」

 

而品牌理念,陳迦恩說:「以白作為中心,花花蔓延開來,簡單重複的品牌名稱,在平實的生活中感受那份最初帶來的喜悅,為簡單而感到豐足。傳遞的不僅是溫度,更是在個人的情感踏實,活出本質,像大自然裡附有本來的全然樣貌,為此而生,真、善、美的境地。平凡裡的無常,就是花花,為此而生,也為此而死。生死一樣在這大地無限的長存。」

詩情畫意的創作背後,藝術家最終是需要有收入的,如何在「商業」與「藝術」間取得平衡,陳迦恩說:「白花花是以陶瓷器皿為出發,在製作器型時,就以使用性為優先考量,考慮的是人與器物間的互動。人與器物的情感交流,就是藝術和商業之間的平衡點平衡點在於當下創作時的心境。

 

如果一直考慮商業的部分,為的只是獲取大眾喜愛而作,那作品遠離了作者的心意,心也就偏離了,相對的做出來的作品不一定能感動人。如果只考慮到藝術的部分,那自我概念的強烈與述說,占的比例太重,可能超越了器物本身,這樣與器物的融合,一樣是偏離了。」

 

要在商機與藝術之間取得完美平衡,陳迦恩認為,還是要回到器皿本身。

 

「我認為還是要回歸到器皿的本身,將器皿的本質發揮出來,器皿本身就是一個中間者,以器皿為出發,創作時,無論是抽象或具像,當你回到當下眼前的器物,真實的感受器物本身,它自然就會帶給你靈感。讓自己的情感流動呈現在作品上,情感會在一次次的失敗經驗當中,告訴你平衡點如何取得。藝術與商業像是虛實的融合,恰到好處時,內心得到完整的滿足,在使用與情感上同時並存,觸碰的是真實的感受,踏實且幸福。在這社會資訊快速發達的時代,藝術是每個人的心靈資糧,如果將商業說成是一個管道,那麼善用商業的管道,藝術不僅是藝術,而是每個人頭上的那片星空與夢想,現實的商業也許是一把刀,但是藝術可以是個廚師,我們善用每一把刀就能取得之間的平衡,創造美味的藝術品,讓每個人享用心靈上的餐宴。」

在充實的拜訪結束後,我帶走了三個「墨然」系列的盤子,以及一個「遊歷山水」的茶盤和兩只小碟。陳迦恩對於人生的態度,和她的創作,相互呼應。這些創作不僅是器皿,而是貨真價實,可以賞玩、可以使用的藝術。它的藝術性可以帶你回到當下。

 

「我希望能活得像大自然一樣平實、簡單、規律、不畏風雨而依舊如常的日子。創作如同修行一般,在平凡的日子裡感悟,不斷的打破習慣和慣性,從各個層面的角度裡去觀看自己的思想,和自己思想做對應或融合,直到感受清晰,回到當下,當下即是一切。」

 

特別感謝--陳迦恩。

Special thanks to Chia-En Chen.

採訪編輯 Interview by|謝蕎安 Joanne Hsieh

圖片提供 Image Courtesy|陳迦恩 Chia-En Chen

翻譯 Translated by|Joyce Lee

苗栗 Miaoli, Taiwan

看完整報導

 
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